韓國電影寄生蟲結局是什么意思? 韓國電影寄生蟲30個彩蛋分析

時間:2019-08-10 22:35       來源: 網絡整理

意猶未盡。

Sir說的是《寄生蟲》。

二刷,三刷,四刷,震撼程度,不減反增。

四刷就真的看懂了嗎?

Sir不敢說。

但Sir敢說——

奉俊昊埋下的暗語,細節之豐富,信息量之龐大,絕對是這部電影成功的關鍵。

為此,Sir反復拉片、分析,并搜集了所有目前可見的訪問和資料,總結出以下這30個重點彩蛋。

當然不止。

但足夠打開一部全新的《寄生蟲》。

以下內容涉及嚴重劇透。

沒看的可點“在看”后收藏,看了的可盡情閱讀。

1

為何片頭有6次鐘聲?

《寄生蟲》不得不說的30個彩蛋(有劇透)

以往的CJ E&M片頭都是煙花聲,這次卻變成了6次鐘聲。

這其實是為了測試電影院音響效果而設的。

Sir在上一篇影評也提到過,最好的觀影版本是全景聲版。

不要以為這跟電影無關。

“如果你發現六次鐘聲都從同一個地方出來,那么就該換一家電影院看了。”奉俊昊如是說。

2

開頭將近一分鐘定格的玄機?

《寄生蟲》不得不說的30個彩蛋(有劇透)

片頭一分鐘,除了常規的出片名和演員名,還有藏著大玄機。

鏡頭定格,是讓觀眾聽聲音。

用環境音展現金家的生活環境:

聲音從四面八方涌來,汽車的引擎、自行車的鈴鐺,有年輕男子在洗衣店討說法的抱怨,也有屋外大媽閑聊的嘈雜聲,還有慵懶的貓叫……

仔細聽,還有地下室上方傳來別家的腳步聲。

目的,就是為表現金家所處的,最底層的空間。

3

《寄生蟲》里就真的沒有蟲嗎?

《寄生蟲》不得不說的30個彩蛋(有劇透)

盡管奉俊昊曾多次表示,《寄生蟲》不會有寄生蟲出現,但實際上電影里還是出現了三次蟲。

一開始奇澤(宋康昊 飾)在家吃面包,桌上爬過一只突灶螽(灶馬),被奇澤一臉嫌棄地彈走。

灶馬對人無害但形態丑陋,通常藏匿于暗處,預示著金家暗中“寄生”行動的開始。

金家在樸家吃喝玩樂的時候,忠淑(張慧珍 飾)戲稱做事毫無計劃的奇澤就像蟑螂,關燈出現,開燈就會驚慌四散躲藏。

這一句,預言了奇澤最終的下場。

最后一次,最諷刺。

殺戮之后,蒼蠅停在了吳勤勢的手指上。

發現沒?

蟲只圍繞窮人出現。

雖然電影并未明確出現寄生蟲,但每一次蟲的出現都側面反映出窮人一方的丑態和卑微。

就像那雨夜,明明逃跑的是人,你看到的卻是蟑螂。

而金家也經歷了嫌棄蟲,討論蟲,最終卻成為蟲的悲哀。

4

石頭

《寄生蟲》不得不說的30個彩蛋(有劇透)

故事發生,始于一塊石頭。

作為禮物被送到金家,在奇友(崔宇植 飾)的朋友阿明(樸敘俊 飾)口中,這塊石頭有著增加財運的功效。

石頭,是貫穿整部電影的關鍵道具,代表躋身上流的欲望。

無論是奇友拿起石頭想砸在家門外撒尿的人,還是最后想拿著它解決掉地下的一家,都是石頭賦予他的底氣和勇氣。

《寄生蟲》不得不說的30個彩蛋(有劇透)

然而整部電影最超現實的一幕,也有石頭。

被淹沒的金家里,如此重量的石頭卻浮到了奇友的手上,就算逃出了被水淹沒的家,奇友也一直抱著石頭沒放手。

當奇澤問奇友為何一直抱著石頭時,奇友如此回答——

“不是我抱著它,而是它一直纏著我。”

真的是這樣嗎?

這就是說不明,又撇不清的欲望。

究竟是誰抱著誰,誰纏上誰。

我們什么時候分清過?

5

樓梯

《寄生蟲》不得不說的30個彩蛋(有劇透)

開場,奇澤對奇友說,wifi是要向上吸的,奇澤和奇貞爬上了家里的樓梯站到了廁所才找得到新的wifi。

言外之意——

想要獲得資源,你就得往上爬。

奇友進入樸家,進入多惠的房間授課,都得經過樓梯。

《寄生蟲》不得不說的30個彩蛋(有劇透)

樓梯不僅是樸家房子空間的間隔部件,更是金家往上爬的工具。

奉俊昊導演和美術導演同在訪問中承認,樓梯的選擇有參考韓影史的經典作,金綺泳導演的《下女》。

?